Ixi

【晓薜】问灵得君归

琴声从云深不知处传出。
“在否?”
“可归否?”
又是一曲《问灵》。
“道长这《问灵》弹了几载?”
“从魏公子带回来,含光君教会问灵,怕是已有六载。”
“这莫不是在唤宋道长?”
“你可真是好记性,宋道长去年已醒。”
“那,是思追师兄说的白瞳女吗”
“不好说。”
 
待蓝忘机站在琴前,晓星尘仍在弹奏,一声声道不尽思念。
“何必呢?”
晓星尘置若罔闻。
直至此次《问灵》终了,他才双手轻抚琴弦,微微抬头。这种听声辨位,面朝人讲话却已是习惯。
“蓝二公子等了魏公子几载?”
蓝忘机并不回答。
“可他伤你至深。”
晓星尘伸手摸上白布下的眼睛,苦笑着反问:“你和魏公子可谓是殊途,可曾厌他?”
蓝忘机不语。
晓星尘听不见回答,心下已是了然,又道:
“确实,我曾恨过他,而现如今,我只想他回来。”
瘦削的手再次扬起,还是《问灵》。
蓝忘机默默离开,终在静室前停下,转头看了眼弹曲儿的晓星尘,又瞥了眼封尸镇灵的西院紧锁的大门,摇摇头。
罢了,时候快到了。

无人知晓西院一直上锁的大门似乎不久前刚刚开启。
除了仍在床上躺着的某个无赖。

《问灵》不曾断过。
“在否?”
“在”
撩拨琴弦的手微微一颤。
“可归否?”
“否”
“为何?”这二字,他竟直接脱口而出。
“因为我就在这儿啊!”
温热的气息刹那扑面而来,晓星尘几乎能想到薜洋面朝他弯着腰,眼眸弯弯,嘴角挂着一抹邪笑的模样。
晓星尘不禁伸出手,想要抚摸久违的面庞,却摸了个空。他抓了几把空气,想要收回来时却被一只温暖粗糙的手捉住,手心里渗出些许的汗,并没有抽回。
“你不是炼成‘凶尸’一类,还什么还看不见?”他听出了薜洋话里的焦急。
“因为之前的缘故,修养几年便好。”
“是吗。”薜洋讪讪地松开手。
“那你呢?当时你不是已经……”
“哦,和你差不多的。虽然蓝公子坚持反对,但魏家公子说是,看不下某人了。”薜洋似乎想到了什么,“该不会那某人,是你吧?”
晓星尘不自在的红了脸,没有回答。
薜洋难得看他这幅样子,也不忍戏弄他,只是问道:
“我曾经那般对你,你何必……等我呢?”
哓星尘笑了笑,“我很想你啊!”
薜洋暗目诽腹,这你倒是不脸红。
“为了报复你的那些话,我干了那些事,也算是扯平了。”
“你这么好,我这么坏,我们不适合。”
薜洋心想,没错,自己确实十恶不赦。
你看,那么恶毒的事我却说扯平了,真恶心啊!
可,
“你已经说扯平了,那已经是上一世的事了,我只想这一次,不分离。”
最后三个字,他说得异常坚定。
晓星尘抬起头,却听得“嘭”的一声。
“怎么了?”他焦急地站起身,连带掀翻了古琴,也因此辨不清薜洋的位置。
薜洋只是听他刚刚的言语,一时跌坐在地。半响,才吼道:“我害你杀了你的宋道长!害你变成现在这幅模样!为什么?!”
他没察觉,自己的眼眶已是微红。
“那罚你一辈子留在我身边如何?”
薜洋呆呆地看着面前浅笑的晓星尘——
云深不知处的树下,他半蹲在面前,藏在白布后眉眼似乎弯了些许,无风自动的衣袖更衬他如天上谪仙。
为什么,这么好的人要爱上我呢?
那,我可以贪心吗?

“好,”薜洋似是回到以前略微轻佻的样子,单手扶起晓星尘,而另一支温暖的手掌相抵又变为紧握。
“小爷赔你便是。”


[后来]
后来,晓星尘的眼睛恢复了。
后来的后来,俩人云游四海,去了很多地方。
晓星尘拿起摊上漂亮的糖果,递到薜洋面前,“尝尝?”
“唔,甜~”薜洋说还还舔了舔晓星尘的手指,“这个更甜。”
晓星尘瞬间脸红,眼光暗了几分。

当天晩上。
“晓星尘!你说话不算话,说好我在上面的!”
“你在啊!”
“不是这种!啊!太快了,慢……慢点儿,嗯,啊哈!”
“阿洋,我忍不住了。”

一夜好时光。


【生贺/刘卢】刘小别前辈生日快乐!

——一发完的短小甜饼(不知道自己写的什么系列)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祝飞刀剑,刘小别生日快乐!


生日前一天,上午10:40]
荣耀联盟职业选手群
卢瀚文:刘小别前辈在吗?
张佳乐:找他干嘛,哦!明天的寿星啊!
王杰希:他手机被我没收了,我在他旁边。
卢瀚文:那……请前辈帮我想想送什么给刘小别前辈好。
黄少天:不不不小卢你没必要特意准备你不会真像联盟的姑娘们说的吧不行绝对不行那可是微草的人啊小卢你离远点啊啊啊啊啊!队长队长队长快来快来快来帮我劝劝小卢啊!蓝雨的未来绝对不能被微草拐跑了啊!绝对不能啊!
戴妍琦:我们说什么了?哦,蓝色雨的未来在微草。【王大眼 is watching you.jpg】
王杰希:@肖时钦肖队,聊聊o_O
肖时钦:王队不好意思,小戴!
戴妍琦:对不起,队长!我……我这就去训练!
黄少天:哈哈哈哈哈这个图哈哈哈哈哈哈哈,呸呸呸呸呸我们蓝雨的未来才不在敌人那儿!!!
喻文州:少天,乖,别担心。可以让小卢把小别拐到蓝雨来啊^_^
王杰希:呵呵,大白天的就做梦呢?不好吧。
张佳乐:庙药互怼【1/1】
叶修:哟,哥一抢完Boss就来了,这什么情况?
黄少天:……靠靠靠靠靠你抢的谁家的?
叶修:必须蓝溪阁啊!
苏沐橙:霸气雄图
苏沐橙:哥,你手太快了……
叶修:我权当你在夸我了。
张佳乐:靠!叶不修你个老贼!你等着!
叶修:哥等着呢,时间长了哥可没准就忘了,呵呵。
戴妍琦:等等,我们好像歪楼了。
孙翔:你们一开始在聊什么?
周泽楷:卢……
江波涛:队长的意思是在帮小卢想礼物。
叶修:哟,轮回窥屏啊!
卢瀚文:【委屈】【委屈】【委屈】
叶修:实在不知道送啥?烟,行不?
方锐:……开屏懵逼
魏琛:小卢啊你可以把你自己送给他啊!
黄少天:……魏老大!魏老大你怎么能说出这么让人痛心的话呢!!!这可是蓝雨的未来啊啊啊啊啊啊!你好歹念念旧情啊!是不是和老叶呆久了,怎么变得这么无耻下流不要脸啊!小卢运只是个孩子啊啊啊啊啊!
叶修:听到没,老魏?无耻下流不要脸,
小卢还只是个孩子啊!
方锐:无耻下流不要脸,小卢还只是个孩子啊!
张佳乐:无耻下流不要脸,小卢还只是个孩子啊!
王杰希:无耻下流不要脸,小卢还只是个孩子啊!
张新杰:无耻下流不要脸,小卢还只是个孩子啊!
孙翔:无耻下流不要脸,小卢还只是个孩子啊!
楚云秀:无耻下流不要脸,小卢还只是个孩子啊!
苏沐橙:无耻下流不要脸,小卢还只是个孩子啊!
韩文清:无耻下流不要脸,小卢还只是个孩子啊!
肖时钦:无耻下流不要脸,小卢还只是个孩子啊!
李轩:无耻下流不要脸,小卢还只是个孩子啊!
宋晓:无耻下流不要脸,小卢还只是个孩子啊!
孙哲平:无耻下流不要脸,小卢还只是个孩子啊!
林敬言:无耻下流不要脸,小卢还只是个孩子啊!
.……
魏琛:快够!老夫不是那个意思!老夫是指让小卢去B市陪刘小别过生日!你们这群人脑子里都是些什么!
戴妍琦:其实,我觉得挺好啊,魏前辈我支持你!
魏琛:看看人家妹子!多好的人!
肖时钦:前辈,小戴可能是指前面的那个想法。
魏琛:……
卢溯文:真的吗真的吗真的吗?我可以去B市给小别前辈过生日吗?哇!好激动!!
郑轩:是啊,都抖成什么样儿了……
黄少天:小卢不要啊啊啊啊你去了训练怎么办怎么办不要因为区区一个刘小别就不训练啊啊啊你还小要好好训练提升实力知道吗知道吗知道ysutkzkyukg
方锐:乱码?脸打键盘吗哈哈哈哈哈
徐景熙:不,刚刚队长趁黄少埋头打字,喂了黄少一块秋葵……
张佳乐:哈哈哈哈哈不愧是心脏!
袁柏清:那啥,队长训练时间快到了。
王杰希:o_O麻烦诸位飙手速把消息刷起来,别让他看见了。
叶修:哎,今天的Boss掉落了两个橙装,看看哥这人品!啧啧@张佳乐
张佳乐:靠,要脸吗啊?有种jjc走起啊!
……
王杰希看着群里的消息飞速刷新着,不禁感叹--这帮家伙可真闲啊比赛不打了吗?
这破联盟吃枣要完。
他摘下耳机,站起来,“训练先到这儿吧,大家休息一会儿。”
“是,队长!”
“另外今天下午的训练提前一小时结束,大家回去睡一觉,晚上起来……过生日!”
“哦,队长万岁!吾王万岁万万岁!”刘小别带头喊道。
“走走走,吃饭去吃饭去!”
王杰希看着队员两两三三的走完后,打开QQ,喻文州发来了消息。
喻文州:【飞机票.jpg】
喻文州:别去晚了。
王杰希:知道了。
王杰希:你也能放心那孩子一个人来。
喻文州:他不让我和少天去^_^



[生日前一天,下午4:00]
王杰希拍了拍手,示意大家停下来。
“今天就到这儿吧,大家回去好好休息。”
“好的队长!”
刘小别拔卡,关电脑一气呵成,迅速冲到王杰希面前,“队长,那……手机能还我了吗?”
“鉴于你昨晚玩手机到凌晨,不行!”王杰希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了训练室。
“队长!队长!队长!……爸爸!”刘小别欲哭无泪。
“行了,好好睡吧,到时候叫你哦。”袁柏清路过,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哦,你屋里的闹钟我拿去用一下哈!”
队员们一个走过,都同情拍了指刘小别。
最后,只剩下刘小别一人在风中凌乱。
今天这是怎么了?

“碰!”门被甩上,刘小别略烦躁的倒在床上。
一个两个都这样,我可是明天的寿星啊!
等等!刘小别一个激灵坐起来,明天……是我生日,怪不得今天这么反常,嗯嗯,有阴谋,呸,惊喜!
对对对,他们肯定是要给我一个惊喜!
哈哈哈哈哈,小爷我已经看穿了一切!
刘小别这边正沾沾自喜,殊不知,外面已经乱成一锅粥了。
“英杰啊,再往左边点儿啊!”
“这样?”
“靠,这气球怎么这么难呼!许斌呢?”
“来了来了,打气筒为什么会在休息角落里啊?”
王杰希无奈地看着这些熊孩子,然后弯腰拾起一个气球粘在了墙上。
“队长,我们来就可以了。”
“快点吧。还有,英杰,你去把小别的门从外面锁上。”说着,把钥匙递给高英杰。
“这,这不好吧?”
“你想他提前起床,看见这费心布置的惊喜?”
“我这就去锁!”

高英杰轻轻推开门,看到了已然熟睡的刘小别,不由得笑了笑,希望这个惊喜前辈会喜欢。
然后轻轻阖门,插入钥匙,上锁。

“柏清啊,外面有好多快递,你替小别拿一下啊!”经理从外面拿着四个包裹进来,招呼着袁柏清。
“好。”拉着许斌去做苦力。

“我看也差不多了,大家把礼物堆一起,就去睡吧,晚上11点左右再起。”
众人应了声好,开始各找各房各找各床。



[生日前半小时]
“小别前辈,前辈,前辈!醒醒啦!”
“唔……”刘小别不满地眯着眼,“干嘛啊?”
“前辈!生日!”
一听到“生日”二字,刘小别瞬间清醒,火急火燎地换上衣服,拉着英杰就往外跑。
“前辈,在……哈……在俱乐部大厅里……哈”高英杰一边喘着气儿,一边说。
“人呢?”刘小别看着黑漆漆的大厅,搞什么鬼啊!
“嘻嘻,刘小别,先来玩个游戏吧?”袁柏清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忽然刘小别眼前被蒙上眼罩。
许斌一边开灯,一边给柳非和高英杰打手势,“你来猜一猜这些战队都送了什么给你。”
哦,有意思,刘小别扬了扬嘴角。
“先是霸图的。”
“书”
“你还没摸呢!是不是偷看了?!”
“什么啊,印刷的味道这么重想不知道也难。”
“接下来是,兴欣的!”
“等等,为什么你的语气突然兴奋了!我拒绝!我不玩!”
“那换蓝雨的?”
“请把兴欣的换过来,谢谢!”
“行了,前辈,蓝雨真的超有心寄了一个超大的礼物!”高英杰忍不住讲道。
“是吗,来,我摸摸……”
刘小别伸出手,轻轻碰了一下,好软好滑,摸一摸,触感好好哎!好逼真!怎么越摸越热,体感温控型的吗?
“咳,行了,小别,别摸了,眼罩摘了吧。”
刘小别一把扯下来,还没来得及看清“礼物”,就有一团软乎乎的东西撞到了他怀里。
“刘小别前辈生日快乐!”与此同时,墙上的钟也刚好指到了12点。
“mua~”一个柔软的吻落在他脸上。
刘小别呆呆地看着在他怀里的卢瀚文,他的眼睛闪闪发光,真好看……
不对!
“瀚文!你为什么会在B市?!”
“我不知道送什么礼物好,就把自己送过来陪小别前辈过生日啦!”
柳非表示四舍五入就是在一起了。
这个小鬼……刘小别无奈地笑笑,他或许都没注意到自己宠溺的眼神都快掐出水来了。
但,微草成员不瞎,他们开始集体反思,为什么要让卢瀚文来虐狗?

“许愿啦快许愿啊!”
“我希望我药永远压他庙!”
“喂喂!”
“哈哈哈哈哈哈……”

疯完后,也该回去睡觉了。
那么问题来了,卢瀚文和谁睡?
“和我呗!”刘小别擦掉脸上的奶油,理所应当地回答。
“三年起步啊!”
“未成年人啊!”
“人性道德啊!”
“小别,爸爸对你很失望啊!”
“队长,连你也……”刘小别委屈成大小眼。
“行了行了,都去睡吧,明早睡到自然醒,然后我们——”王杰希看了下一排的星星眼。
“——出去玩!”
“队长万岁!!!”

“瀚文,能睡着吗?”刘小别一边换衣服一边询问道。
没有回答,刘小张转过头,不禁失笑。
这个小鬼啊,怕是累坏了吧?
飞了大半个中国,就为了陪我过个生日,真是个小傻子。
刘小别把卢瀚文轻轻往里挪了挪,自己躺在他身边。
晚安,瀚文。

个鬼哟!根本睡不着啊!这小鬼整个趴在了自己身上,这可怎么办?
天呐,小鬼你睡觉能不能好好睡,别动来动去啊!
然后,刘小别看见了超恐怖的一幕,他的小兄弟竟然缓缓地起来了!
就在卢瀚文的屁股后面!
不行,我得赶紧离开这里!刘小别内心无限抓狂中。
刘小别轻轻抱起卢瀚文,软软的窝在他怀里,好可爱啊!他收紧了胳膊,要不就这样睡一晚吧,不想放开他啊!
“唔!”卢瀚文仿佛察觉到有所不适,扭了扭身体,刘小别顿时感觉自己的小兄弟又涨了一圈。
算了,还是去别处睡吧。
他帮卢瀚文盖好被子,捧着一个王不留行的抱枕,离开了宿舍。
刘小别心想:万一被人发现了可不好,去会议室吧。
他搂着抱枕,颓废地倒在椅子上,哎~
刘小别你可是个男人啊!怎么能这样对一个这么小的孩子有反应呢!禽兽不如啊!
睡呢睡吧,指不定今天会有的折腾呢。
一通胡思乱想后,刘小别受不住困意,终于沉沉睡去。
然而,沉睡前一秒他忽然想起:
而且明明他才是寿星吧!



[生日当天,上午]
“咚咚咚咚”
“刘小别前辈!”
“咚咚咚……”
什么声音,好吵啊!
刘小别习惯性地想要翻身,“嘭!”的一声,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差点忘了,昨晚是在会议室睡觉,真他妈的疼啊!
刘小别站起来,刚伸手拿到桌子上的抱枕,门就被人推开了。
“小别前辈,你……为什么在这儿?”
“瀚文哟,你怎么起这么早,不再睡会儿?”
“我醒来时已经10点半了,可你不在床上,而且你的衣服也没在。小别前辈,为什么不和我一起睡呢?因为我睡姿不好吗?”
刘小别看得出卢瀚文在勉强自己笑着,笑得那么刺眼,让他心里有些难受。
他开始解释,“没有啦,瀚文睡得很乖,而且睡着了相当可爱呢!”
“那,前辈你为什么……”
“这个嘛,这个……这个,那个……”刘小别尴尬地说不出口。
“前辈,你讨厌我吧?”卢瀚文突然问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啥?”
“我知道了,以前打扰到前辈了,实在抱歉。感谢前辈对我的忍让和关心。”说完,径直推开会议室的门离开。
“啥?你说什么?”刘小别持继懵逼中,竟然没有追上去。
天啊!
你抱歉个毛线!你知道什么了啊!
我还什么都没说啊!!!
小鬼,真是麻烦啊!

刘小别挠了挠头,实在想不通后,他决定先去吃饭,毕竟那小鬼也是要吃饭的。
他走到门口时,发现了倚在门外的柳非正扒拉着手机,顿时想起自己已经两天没见的手机,心中顿生不爽。
“柳非啊!干嘛呢?”说着就往上凑。
柳非飞速摁灭了手机,笑着说:“前辈,你今天可是寿星哎!队长没把手机还你?”
“快别提了,这一早上啊!哎,对了,队长呢,一早上没见人了。”
“忙队里的琐事呗!”
刘小别往前走,“哎,你不吃饭吗?”
“哦,我吃过了。等等,你先別走,我有事儿想问你,过来。”
“什么事啊?神神秘秘的。”嘴上嘟囔着,身体倒是好奇地走了过去。
“你看,”柳非指着食堂里的许斌和高英杰,许斌一条胳膊正搭在高英杰肩上,两人有说有笑地走向饭桌,“什么感觉?”
“好奇怪啊!”
奇怪?柳非心想丫该不会是直的吧?
“许斌很少和人这样走啊,好奇怪!”
“……那,你看那边儿?”柳非又指向食堂的一处。
刘小别在看清人的时候,仿佛心被人紧紧揪住,有些生疼。
袁柏清正摸着卢瀚文的脑袋,因为角度关系,刘小别看不到卢瀚文脸上的表情,但他知道他没有拒绝,因为袁柏清笑着捏了一把卢瀚文白嫰的脸!
“有,有什么想法?”柳非看着刘小别越来越黑的脸,颤抖地问道。
“砍了丫的手!”刘小别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这样话,但他现在冷静不下来!
“你,喜欢小卢?”柳非在试探。
“喜欢啊!我可是前辈哎!不喜欢他会陪他天天jjc?不喜欢他会寄运费比东西还贵的快速给他?不喜欢他会让他和我一屋睡?不喜欢他……”
刘小别忽然明白了卢瀚文的话,转身飞奔回食堂门口。

袁柏清一见刘小别朝着食堂走来,火速端起盘子,招呼了许高二人,扭头就跑。
“小卢啊我们吃完了,先走了,你慢慢吃啊!”
卢瀚文:WTF?!
然后他一扭头,看见了仅隔了一张桌子的刘小别。
这群人,故意的吧!绝对是故意的!

刘小别走到卢瀚文身边坐下。
“瀚文,我……”
“哈哈哈,前辈我吃完了哈。”起身想要离开。
“我不讨厌你,瀚文,我喜欢你啊!”
卢瀚文的身体很明显僵了一下,但也不过一瞬。他转过身来,脸上挂着阳光般的笑容,“我知道了,我也很喜欢前辈!”
刘小别的神情突然异常严肃。
“不,不是前辈对后辈的喜爱。”
“而是刘小别爱卢瀚文。”
“你不是想知道,为什么我没有和你一起睡吗?因为你睡着后趴在了我身上,我当时石更了。虽然现在和你说这些有点早,可我实在见不得你委屈难过,现在是不是觉得,我很恶心?”刘小别自嘲地笑了笑。
“恶心?前辈,你为什么会以为我对你是后辈对于前辈的崇爱?”卢瀚文捧起刘小别的脸,轻啄了一下。
刘小别的理智轰然倒塌,一把将卢瀚文揽在怀里,亲吻上他柔软的唇。
“唔……”卢瀚文小同学只能张着嘴,任凭刘小别的舌在口腔内肆意的掠夺。

“哈……哈……小别前辈……”卢瀚文喘着气。
“瀚文,乖,让我抱一会儿……”刘小别把头埋在小卢的脖颈处。
“小别前辈,我们这样算不算在一起了?”
“嗯,我们在一起了。”
“那可以和我jjc吗?”
“好。”
“晚上一起睡吧!”
“好!”

刘小别觉得吧,这是他人生中最棒的一个人生日了。

你愿意跨过大半个国家来陪我,
我也不介意再多等你几年时光。

反正小爷年轻力壮手速快,压你没问题。



[生日前一天,晚上7点]
走在前面的卢瀚文突然停下来,转头说:
“队长~”
“小卢想问什么?”
“队长,怎么才能最快最有效的向一个人表达我喜欢你?”
“靠靠靠小卢不是吧不是吧你不会真喜欢上那个微草的刘小别了吧这可是世仇啊世仇不行啊队长队长队长你倒是说说他呀!”黄少天炸毛了。
“少天,乖~”喻文州顺着黄少天的毛儿


卢瀚文目光灼灼地盯着喻文州
“吻他。”